梦到姥姥

姥姥过世后,梦到过姥姥好几次,而且是从姥姥过世大半年将近一年时开始有的。以前有个懂点”旁门左道”的人告诉我:彩色的梦,是”托梦”,而且醒来后会印象深刻;黑白的梦,就是一般的梦,没有什么特殊意义。当然我并没有去考虑过这句话的真假。而梦到过姥姥的几次,却都是印象深刻,有一次清清楚楚在梦中确认了姥姥穿的是那件褐红色的大衣。

第一次梦:姥姥盘腿坐在床铺上,穿着那件她在世时常穿的一件半袖外衣,和我一起做着什么手工活儿,眼睛就一直看着手上做的活儿,嘴里还说了一句:”以后姥姥不在了,就没人陪你弄这个了。”

第二次梦:环境是我家老房子里,五十八间最老的那个,姥姥照顾我——我和姥姥形影不离的那段时间生活的环境。梦中我和”老婆”在屋里,我去上厕所,这时姥姥带着一个我看不清的人敲门、进屋,说要一千块钱,邻居出车祸了,不容易,帮帮他。

第三次梦:场景没记住,只记得姥姥跟我说:”你给我来点吧”。

第四次梦:我到农村的房屋里去找姥姥没找,往村外走,看到姥姥穿着那件褐红色的大衣,拄着拐棍,坐在路边的一个大石头上。那次梦中,我清晰地看着姥姥的脸,脸和身子的位置有点错位的感觉,我看到姥姥很高兴,说:您在这呢,我正找您呢。”然后姥姥说:”…我回家了…。”

第五次梦:梦的开始我看到侧面是一个大墙壁,然后镜头上转,看到了姥姥,在四处张望。之后姥姥突然在一个水边,还在转悠,我就问她:”姥姥,您找什么呢?”这次梦就在去前些天,梦后翌日,我就去给姥姥上坟。姥姥的坟在一条河边,这次她周围多了几个新坟,因为姥姥的坟还没有立墓碑,这几个新坟也还没有,一时间我竟分不清哪个是姥姥的坟。

古语说:梦是心头想。姥姥走后,我的确十分想念姥姥,将近一年左右,没有一天不想起她。

一年了

一年了。去年的今天,是交房的日子,姥姥当天在三中心医院住院。应该是在三中心住院的第二天。当时大夫给的信息是”出血止住了。”所以我的心情还是相对比较放松的。那时我给姥姥陪床,在监区值完夜班直接去医院,晚上也是我留下——家人也都很累,让他们休息休息。而且,大姨、二姨陪着,我都还有点不放心。连续两三天不睡觉,再加上那些天高度紧张的神经,导致了斑秃的出现,在右脑后上方,俗称鬼剃头。不太好看,但我觉得没什么,这是我对姥姥深厚感情的一个佐证,是一个孝顺孩子的骄傲。夏天时和袁去长征医院看了一下,大夫说一般的一两个月就好了,我这个半年还没好,比较少见。最终,大约9月份,这块斑秃长得差不多了。

一年了,从姥姥开始发病,已经过了一年了。姥姥离开我,也已经10个月了。10个月来,我几乎没有一天不想起姥姥。有一次梦到她,和我盘腿坐在床上拾掇什么东西,她对我说:”以后姥姥不在了,就没人跟你一起弄了。”不知道是不是姥姥给我托梦,就像真是发生的一样。

从姥姥生病开始,从来不愿去记录什么,因为这些都是我不愿发生的甚至是有意逃避的,今天看到日历,决定把姥姥的记忆都保存下来,虽然她只陪我走了27年,但她必然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,是我幸福快乐的起点,页将是我一生无法忘却的回忆。

兄弟

兄弟,在我的定义里是超越好朋友的关系。兄弟之间应该怎样去相处?做到怎样,就算是兄弟?才算是兄弟?爱情公寓第四季中所说的兄弟守则:”凡兄弟者,忠相待,义相举。欺而不告兄弟者,必杀之;轻佻浮薄欺辱嫂妹者,必杀之;明知故犯以身试法者,必杀之。”很有意思,但是总结得很到位。

我个人对于兄弟的定位,就是两条。第一,是信任。兄弟必须是值得信任的人,一来他不会骗你,二来他可以忠人之事。第二,是在意。兄弟必须是在意你的人,他会真的去为你着想,不只是场面上做给你看的造型。有些为你好的事,你在,他这样做,你不在,他还是这样做,总是真心去为你着想的。

人应该有兄弟,兄弟会让你感到轻松,兄弟会在你困难的时候给你加力。怎样才能得到兄弟?不是大酒大肉,方法很简单,选择合适的人,以兄弟之礼待之,即可。何为兄弟之礼?做到上面的兄弟守则,也就差不多了。

当爱犬遇到威胁时

球球满一岁了,开始让它出门。遛狗时偶尔会遇到脱离牵引绳的中大型犬在附近转悠,甚至向球球跑来。以前带多多出门时从来不会在意这些,因为多多作为一只强壮的哈士奇基本上不会面临其它狗狗的威胁。可球球不同,一个六七斤的小家伙,金毛一般不会咬它,可那些不带牵引绳的松狮、黑背随时可能威胁到它的生命安全。最近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:如果你的狗狗被其它大型犬类攻击了——甚至咬住不放,你会怎么办?我问了几个人,答案基本都是救狗狗,但方式方法各不相同。口头问题毕竟只是一个口头问题,当真正面对这种情况,我们是否真的有勇气冒险去救自己的狗狗呢?经过反复的思考和设想,我可以断定我会,而且我会选择尽可能残忍、致命的方法对待攻击我们的大型犬,并寻找一定措施惩罚那些解除大中型犬类牵引绳的无良人士。

中大型犬只,市区允许饲养吗?允许无任何证件饲养吗?对于我的小狗我都会担心,那些带孩子的家长又会怎样的考虑呢?某部门同事们,你们天天都在忙些什么?

出租车与专车

前些天看到很多新闻说出租车司机集体抗议专车,当时心里觉得他们的抗议也不是没有道理,专车毕竟不是国家正规的运营形式,但心里产生这种感觉的同时,却不愿为他们说话——对于天津出租车司机的无语由来已久。六月上旬,从一个车站门口出来,想要打车去两公里外的家里,问了几个出租车司机,全部拒载,理由是太近;六月下旬,某天夜里聚会后打车回家,由于短裤的口袋太短,手机掉落在了出租车里。因为是一台作为备用机的iphone5,并没有当晚发现。转天打电话过去已然关机。打给出租车公司,那边一秒都没有犹豫——没有!之后又给那台丢了的手机打过几次电话,一直关机。也怪自己懒得等没有要票也没有记车牌号,其实我以前一直都是要票的,就是因为怕丢东西在出租车上。

不能说所有天津出租车司机素质都不高,但的确是有那么一部分的哥不怎么给力。

我没有用过专车,但我却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个东西不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