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学生演讲稿一篇 阳光校园

受一个当老师的朋友所托,修改一篇小学生的演讲稿。

 

阳光校园 梦想开始的地方

 

尊敬的老师,亲爱的同学们:

大家上午(下午)好!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《阳光校园,梦想开始的地方》。

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,转眼间我的小学已度过四年。每天清晨,当我漫步在校园之中,迎接我的总是那催人奋进的朝阳。听!书声琅琅,晨读总在一天最富有朝气的时光;看!莘莘学子,个个精神抖擞,广播体操带给我们最坚强的臂膀;瞧!熙熙攘攘,争先恐后的大扫除总是能让校园窗明几亮。运动场上,同学们笑声爽朗,追逐着篮球在阳光中雀跃;图书馆里,同学们孜孜不倦,幸福地遨游在知识的殿堂。当然,最不可或缺的,是我们敬爱的园丁们,他们面带微笑,总是用那饱含期望的眼神,引导我们一天天茁壮成长。

有人问我:”在你心里,什么最阳光?”我想说,我们的校园最阳光!我们在校园里奋斗,我们在阳光中成长。在阳光校园里,我们有最真挚的情感,最纯真的梦想!每一位同学都在拼搏进取,奋发向上! 在阳光校园里,凝结着老师们辛勤耕耘的汗水,在阳光校园里,充斥着爸爸妈妈最殷切的期望。我们要努力学习,我们要争当榜样。因为,我们不能辜负爸爸妈妈和老师的含辛茹苦;因为,要实现伟大的中国梦,我们必须拥有更强的力量!

阳光校园,给予我们丰富的养料,让我们得到优质的滋养;阳光校园,给予我们春风般的温暖,陪伴我们健康快乐地成长。我爱你,阳光校园,你让我学会了勇敢、学会了坚强!我爱你,阳光校园,你让我拥有一双翅膀,你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!

谢谢大家,我的演讲结束!

金蝉脱壳

去年九月份开始,就心怀忐忑的一件事,费了很大力气去阻挠、去争取,最终却还是发生了。真的发生之后,很快也就想通了,或许也多亏这么长时间的”缓冲”吧。尤其是结合另一件即将发生的事,这件本不是好事的事,反而成了好事。

有时候,连根拔起就是金蝉脱壳。

很多时候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心战

人拥有一颗强大的心,非常重要。怎样才算是一颗强大的心?最基本的就是扛得住压力。

人是感情动物,情绪非常重要。周围环境总会使人产生各种不同的情绪。好的情绪谁都喜欢,坏的情绪谁都排斥。有时候,人在压力中会产生消极、悲观或是焦躁不安的情绪,有些人泰然自若,不露声色,这即是强大的心,它扛得住压力。有的人就受不了了,沉不住气了,睡不着觉了,可能会去做一些明知不该做的没有意义的事,甚至可能会在一场较量、角逐中认输,只为快速从压力中释放出来,他们没有强大的心,他们的心,很脆弱。

攻心为上,攻城次之。很小时候就看过这句话,但其实根本没有懂得其中的深意。很多时候,很多人,失败就在于没有一颗强大的心。

梦到姥姥

姥姥过世后,梦到过姥姥好几次,而且是从姥姥过世大半年将近一年时开始有的。以前有个懂点”旁门左道”的人告诉我:彩色的梦,是”托梦”,而且醒来后会印象深刻;黑白的梦,就是一般的梦,没有什么特殊意义。当然我并没有去考虑过这句话的真假。而梦到过姥姥的几次,却都是印象深刻,有一次清清楚楚在梦中确认了姥姥穿的是那件褐红色的大衣。

第一次梦:姥姥盘腿坐在床铺上,穿着那件她在世时常穿的一件半袖外衣,和我一起做着什么手工活儿,眼睛就一直看着手上做的活儿,嘴里还说了一句:”以后姥姥不在了,就没人陪你弄这个了。”

第二次梦:环境是我家老房子里,五十八间最老的那个,姥姥照顾我——我和姥姥形影不离的那段时间生活的环境。梦中我和”老婆”在屋里,我去上厕所,这时姥姥带着一个我看不清的人敲门、进屋,说要一千块钱,邻居出车祸了,不容易,帮帮他。

第三次梦:场景没记住,只记得姥姥跟我说:”你给我来点吧”。

第四次梦:我到农村的房屋里去找姥姥没找,往村外走,看到姥姥穿着那件褐红色的大衣,拄着拐棍,坐在路边的一个大石头上。那次梦中,我清晰地看着姥姥的脸,脸和身子的位置有点错位的感觉,我看到姥姥很高兴,说:您在这呢,我正找您呢。”然后姥姥说:”…我回家了…。”

第五次梦:梦的开始我看到侧面是一个大墙壁,然后镜头上转,看到了姥姥,在四处张望。之后姥姥突然在一个水边,还在转悠,我就问她:”姥姥,您找什么呢?”这次梦就在去前些天,梦后翌日,我就去给姥姥上坟。姥姥的坟在一条河边,这次她周围多了几个新坟,因为姥姥的坟还没有立墓碑,这几个新坟也还没有,一时间我竟分不清哪个是姥姥的坟。

古语说:梦是心头想。姥姥走后,我的确十分想念姥姥,将近一年左右,没有一天不想起她。

一年了

一年了。去年的今天,是交房的日子,姥姥当天在三中心医院住院。应该是在三中心住院的第二天。当时大夫给的信息是”出血止住了。”所以我的心情还是相对比较放松的。那时我给姥姥陪床,在监区值完夜班直接去医院,晚上也是我留下——家人也都很累,让他们休息休息。而且,大姨、二姨陪着,我都还有点不放心。连续两三天不睡觉,再加上那些天高度紧张的神经,导致了斑秃的出现,在右脑后上方,俗称鬼剃头。不太好看,但我觉得没什么,这是我对姥姥深厚感情的一个佐证,是一个孝顺孩子的骄傲。夏天时和袁去长征医院看了一下,大夫说一般的一两个月就好了,我这个半年还没好,比较少见。最终,大约9月份,这块斑秃长得差不多了。

一年了,从姥姥开始发病,已经过了一年了。姥姥离开我,也已经10个月了。10个月来,我几乎没有一天不想起姥姥。有一次梦到她,和我盘腿坐在床上拾掇什么东西,她对我说:”以后姥姥不在了,就没人跟你一起弄了。”不知道是不是姥姥给我托梦,就像真是发生的一样。

从姥姥生病开始,从来不愿去记录什么,因为这些都是我不愿发生的甚至是有意逃避的,今天看到日历,决定把姥姥的记忆都保存下来,虽然她只陪我走了27年,但她必然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,是我幸福快乐的起点,页将是我一生无法忘却的回忆。